閒聊間才發現,對於  這回事,我是一個完全無法按部就班的人。在過期之前我就是不知道怎樣可以保持每天  到某個程度的聚沙成塔,或是規定自己定時  保持其差堪可用。我給自己安排死線前極短的急中生智,就用那幾個小時把想了很久的  像所剩不多的牙膏條般從腦中推擠出來,如果雪白的半固態圓柱間有些不圓滿的氣泡,也就是  與  間不能通貫的邏輯,我好像也沒有刻意想要假裝它們全都不存在,因為連能刻意的幾分鐘也不存在。所以我大概可以誠實地說,我不愛  。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