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不出那種孤單。大概座落在嫉妒的象限。

我太像你,但是長期以來你最喜歡的並非你自己,而是奉獻全部給另一種性格,自私的、獨斷的卻又仰賴他人為責任做擔保的性格。

你總是奉獻得無怨無悔。將自己完全付出,卻忘記他其實只不過需要一枚圖章,一個出了問題可以盡情傾瀉抱怨的對象。所以你常常傷心。

那傷心只有我看見,因為無處為你著力,所以我傷心,

然而我的傷心終究化為自憐。無解的自憐。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