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與上篇文章的距離,我經歷了第一次的Micronesia田野、第一次發表學術poster(如果排除年少無知、任性妄為的科展)、第一次日夜不斷地背英文單字和解題技巧、第一次申請博士班和第一次獨自到異地開始學習如何平衡生活和唸書。就在今天,當我從匹茲堡最多臺灣人消費的超市老闆手中接過辛卯年的大掛曆,再扛著它在紛飛的午後雪裡走了幾條街搭公車回到斗室後,我突然又有寫字的衝動。

總體來說,這些日子幾乎天天都給我前所未有的迷惑和挑戰。但我在艱難的摸索中總還能找到快樂,也為著周遭的善意發現自己的幸福。這個體驗很容易在簡單的生活中忘記,所以我要記下。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