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巍顫顫的身影慢慢踏進麵店,熟稔地輕聲點單。隔了兩排走道的距離,只聽得中氣十足的跑堂向廚房喊:六桌一碗,爛爛肉、爛爛麵噢!與我併桌的陌生年輕女客「嗤~」的一聲,惹來與她同行,看來像是她母親略為譴責的一個斜睨。不過年輕女客因為發現除了她,週遭只有吃麵咀嚼和空調吹送如常,只好忙著以餐巾掩飾臉上殘存的訕怯,於是和那眼神沒對上。

是啊這個城市,並非因為年邁好笑,也不對任何衰老感到好奇,唯有擋了你的路的時候。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