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作‧書暢(隨筆)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某個略顯平淡的午後,阿惠拿著空托盤神神秘秘地靠近在回收區整理的我:「你回頭看看窗邊那個阿公。」嗯⋯?點了一份餐用了一半,現在似乎也正同樣享受著令臺北人感激的乾暖灑在街頭的光線。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個巍顫顫的身影慢慢踏進麵店,熟稔地輕聲點單。隔了兩排走道的距離,只聽得中氣十足的跑堂向廚房喊:六桌一碗,爛爛肉、爛爛麵噢!與我併桌的陌生年輕女客「嗤~」的一聲,惹來與她同行,看來像是她母親略為譴責的一個斜睨。不過年輕女客因為發現除了她,週遭只有吃麵咀嚼和空調吹送如常,只好忙著以餐巾掩飾臉上殘存的訕怯,於是和那眼神沒對上。

是啊這個城市,並非因為年邁好笑,也不對任何衰老感到好奇,唯有擋了你的路的時候。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說不出那種孤單。大概座落在嫉妒的象限。

我太像你,但是長期以來你最喜歡的並非你自己,而是奉獻全部給另一種性格,自私的、獨斷的卻又仰賴他人為責任做擔保的性格。

你總是奉獻得無怨無悔。將自己完全付出,卻忘記他其實只不過需要一枚圖章,一個出了問題可以盡情傾瀉抱怨的對象。所以你常常傷心。

那傷心只有我看見,因為無處為你著力,所以我傷心,

然而我的傷心終究化為自憐。無解的自憐。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末倒置在日常簡直成一種惡劣的習慣。例如明明要培養批判精神卻變成不停質問戀人為什麼沒用上次百貨公司特價時一起逛街買的香水;例如渴求著一個歡快的長吻卻下意識地揮開他順勢扶頰又搭肩的手;再例如,經以上種種皆沒滿足的狀況下,一個禮拜只有七天的週末兩天加星期五堅持不要打電話吵我。再怎麼打我都不接。簡訊也沒用。問我後不後悔這樣贏了自尊但用眼淚當代價?當然後悔,但是,早在選定愛情之初,就為一個人放棄全世界,豈非最老套的捨本逐末。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午我病了。既病得昏昏沉沉,卻又對窗外的各種聲響極度敏感,於是就在淺眠與輾轉反側間的空白專心地想你。

 

今天我非常非常想你。

 

其實這還不是想你和感冒症候連結的開始。在返家所要經過的最後一個十字路口前,我已察覺近日的蒼白臉色實在應該需要作局部修飾,如果還可以讓心緒的低頻有所調整--總之我走進了那間猛對街頭放送著超低價,號稱「寵愛自己」的藥妝店,迎面而來的店員毫不掩飾企圖倒也不忘職業笑容:歡迎參考我們的會員卡。

 

會員卡有什麼作用呢?噢,你加入會員後就成為我們的VIP,只要購買店裡的上萬種商品都可以積點。累積點數要做什麼?當然,我們不定期有各種紅利可以提供點數兌換。什麼樣的紅利呢?我們準備了許多物超所值的禮物要回饋給您,看您偏好的需求是基礎保養或彩妝,還是進口的日用雜貨,好康機會相當難得喔。

 

也難為他說這麼多以後我仍舊不為所動,彼此都百無聊賴而訕訕地向不遠處的展售櫃走開。我消費點數唯一渴求的紅利是你能毫不猶豫的撫慰我,而我逐步累積的籌碼只要兌換這段抵達你的距離。除此之外,我寧願抱著上萬點卻還不足額的幻想繼續等待。畢竟我早已集滿了其他只為了激勵自己不要放棄的選項,包括友善的擁抱兩個,矜持的頰吻一次,還有非預料中的指觸,當你的右手替我拭淚後從頸邊輕刷而過。

 

午間輕微的發燒差可比擬這些動作所能激起的溫度,帶給我在想你之餘實質上的滿足,因為專心的機會並不常有,也無法長存,然而非常、非常需要撫慰的時刻竟然這麼多,特別在這個即將入夜,天色顯得晦暗的空間裡。病是通往愛的渠道。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02 Thu 2009 11:40
  • 徵兆

 

已經沒了說出口的機會。

說來你也不會相信,直到目前為止所有謊言都是為了等候,等候一個早就知道沒有結果的等候。你還是不會知道在多早之前,在我們依依敘別後無法朝相同方向離開的那個下午,我清楚知道這就是個徵兆。

同時,我亦清楚地選擇沉溺於思念。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01 Sun 2009 19:33
  • 修改

閒聊間才發現,對於  這回事,我是一個完全無法按部就班的人。在過期之前我就是不知道怎樣可以保持每天  到某個程度的聚沙成塔,或是規定自己定時  保持其差堪可用。我給自己安排死線前極短的急中生智,就用那幾個小時把想了很久的  像所剩不多的牙膏條般從腦中推擠出來,如果雪白的半固態圓柱間有些不圓滿的氣泡,也就是  與  間不能通貫的邏輯,我好像也沒有刻意想要假裝它們全都不存在,因為連能刻意的幾分鐘也不存在。所以我大概可以誠實地說,我不愛  。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16 Fri 2009 11:32
  • 自信

 

有時候天真是為了掩飾精明
更多時候,
精明裡藏不住的天真氾濫無邊

 

侃侃而談得不知所云
但那是因為同時間飛轉的思緒放任
意義倏忽
消逝,
還不知道失去

 

天真,所以自信,也因為自信,
所以就這麼認同了話語
反正繼續著的就是一種累積。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愛的持份
 
輕手輕腳轉開最後一道門鎖,
在黑暗中摸到拖鞋,換上,繼續以與暗夜契合
的深沉步伐,目標冰箱。
就在廚房達陣前,將醒欲眠的聲音還是響起:
「餐桌上已經留好,飯鍋還插著電,吃完直接拿去水槽罷。太晚了。」
一小碟油亮、嚼起來爽脆的莖梗比例特多的花椰菜
一小塊早上才從市場買回來的清蒸鱈魚
一小碗有醬油顏色卻沒有鹹味的滷肉
還有一個擔心份量不夠的荷包蛋
 
每道上桌前預先盛起的菜,
是遲歸孩子所擁有,母愛的持份。

(獻給2008‧母親節)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現代急驟的腳步和速度,從都市擴散到村落
往往讓春天增加了開始的焦慮,以及計畫趕不上變化的挫敗
這些情緒或者轉為隨處竄生的怒氣,或者難以排解的憂鬱
可是有智慧的人卻總可以找到讓自我沉靜的角落,
就像烘番薯那樣醞著微火,把所有思量轉化為更綿密的持續向前
先破後立,找到柳暗花明的新方向。
 
我從別人穩定而非常有感染力的文字中笨拙摸索,
逐漸感覺自己的吸吐一點一滴強壯了起來。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送你的暗語
 
 
你可以了解我為什麼說像雨
 
儘管連綿不絕
在光線與表面的相互折射下仍然看到一滴。一滴。
停駐深紅色傘幅上的等待是
落在靜止紅燈前汽車窗玻璃上的也是
我在測速器拍照前三秒說出迄今還記得那個摸著水龍頭然後告白的笑話
你疑問,為何如此無聊
只是懶得搔首弄姿。
 
喜歡浮泛同樣成為一種面對姿態
寂寞亦或壓迫透過眼淚重量區辨
 
就連三十秒鐘路邊野孩子打鬧鏡頭以及
搜尋每個網頁中有關問題的字眼都沒放過
用走路為門牌數字之於馬路測距
點濃黑冰咖啡去糖衡量鏡框反射日光流逝的諭示
問題不是無聊
只是諸多無解的交錯
 
再度開始想起的時候,沒有什麼不複製
你對著他唱首小調與店舖裡併著強冷空氣往外吹洩的音符
塑膠杯蓋上的殘存奶泡與轉身後自然揚手的角度
刻意遺漏的訊息與還在自作多情向烏雲裡延展的風箏
 
因為追趕的汗水也和入陣雨流淌在階下
結果就與手機簡訊顯示的一樣,歉意悔意都有就是缺乏方向
 
其實你已經忘記我說像雨為什麼。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向下的電扶梯為什麼總可以在終了一線的綠燈
亮起時毫不戀棧地埋入接著將會與旅足分離的地底
或許,因為旅足大多匆匆。
 
我站在最喜歡的那段最長的扶梯頂端, 盡力略掉
壁面廣告斑駁光影透射和沸聲人牆伴隨購物袋給左側
來個結實的拐子, 無預警高‧潮‧侵‧襲‧
睥睨原來產生於模糊的失重狀態
 
「請小心握緊......」

西元某年七月最後一天的傍晚, 瘋狂無可救藥地迸發。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