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前沒料到《人體農場》也有同好享用中,所以頗為滿足虛榮心的「圖書館套書計畫」比我預期晚得多才實現。直到看到《波特墓園》(沒辦法,因為借還書的日期難以確定是圖書館套書的小小缺憾,《波特墓園》可是姍姍來遲)才發現《人體農場》原來是關鍵的一集,在這一集當中每個人物都有了不小的變化:首先,Kay發現了露西的同性戀身份,並且從她和嘉莉‧葛里珊的激情關係中牽引出日後高特一次又一次的詭謀深算;露西在這一集中為了愛又酗酒又遭逢車禍,其實除了愛的掙扎外,對女性作為調查員或法醫,此種「特殊工作」在發展上可能面對的體能極限、各種質疑(就連至親如母都還是難以接受)和挫折,也透過Kay許多創痛記憶和心疼自責中交錯呈現。第二條線延續《失落的指紋》高特出場,班頓邀請Kay加入行為科學小組;到了《人體農場》時Kay因為一個碎玻璃意外正式和班頓在一起(這一段他們的默契宛若雙人輪舞般絕配),卻也間接刺傷連老妻茉莉也離開了的馬里諾,展開第三條本書兇案主線的「致命吸引力」。
 
在《波特墓園》描繪耶誕前夕的冬夜,高特連他的親生妹妹都下手,原來平凡家庭所期待的天倫和樂受到偏差心智的連番摧殘,竟變得遙不可及,甚至鴕鳥心態地不忍聞問。在高特的系列故事當中,作者Patricia Cornwell除了加強描寫過去較少觸碰的兇手心理(而不是單純被劃歸為「變態」),也帶我們深入犯罪者的背景,關注他的親屬、鄰居和環境種種因為熟悉而可能被加以利用的線索,也讓他的真面目和可能經歷透過畫面能更立體地被想像、形塑。另一方面,班頓在《波特墓園》因為婚外情的愧疚輾轉難安,加以破解兇案符碼的雙重壓力下日益消瘦、憔悴,直到《死亡的理由》最終和康妮離婚。看起來好像Kay的感情終有結果?其實所謂的愛哪有王子與公主的童話這麼簡單。不過這樣的起伏卻也是我最喜歡的部份:Kay開始懷疑自己究竟能否付出足夠的、容得下另一個人分享的愛,甚至藉工作逃避親密的陪伴;而班頓對生命無常的不確定,還有意外逝去的馬克夾在他們之間的回憶,都讓這份愛暗伏許多轉折,終致在《起火點》這個怪異的連環謀殺案後,嘉莉再度得逞、班頓殉難......。
 
「擋風玻璃上的雨刷劃過玻璃。雪花在馬里諾的車子上輕輕迴旋,有如身穿白衫舞蹈著的羞澀少女。它們簇擁在水霧迷濛的車燈前,轉變成和街道上的結冰一樣暗沉的顏色,冷極了。城裡大多數居民都在家裡窩著,燈光輝耀的聖誕樹和爐火填滿每個窗口。」
~《波特墓園(From Potter’s Field)》,頁15
 
「咖啡不怎麼燙,因此我們喝得很快。除了眼神以外,衛斯禮沒有透露出一絲我們之間的熟稔,而我早已學會解讀他的眼神。他沒有仰賴太多語言,我呢,則變得精於聆聽他的沉默。」
~《波特墓園(From Potter’s Field)》,頁37
 
「我窩在鴨絨被下,昨晚的景象如抒情詩般緩緩浮現腦海。光影在我的眼瞼上舞動,我的身體似乎也跟著搖擺,我又變成了小女孩,重溫父親尚未在我不懂事前病逝的美好時光。......我像在跳一支無需費力移動的舞,最後發現自己大半私生活都靜靜待在無人的方間裡。......我們都喜歡隱藏自己,而且絕少吐露心中的苦。」
~《死亡的理由(Cause of Death)》,頁333
 
「法醫並非執法人員,而是以屍體為人證,並據以客觀呈現證據的智慧型偵探。不過也有一些時候我並不全然遵循法規或職務界定。......正義高於法律,尤其當我發現真相受到忽略的時候,我會不按牌理出牌。」
~《起火點(Point of Origin)》,頁242
 
「......的屋子加了鑲白框的黃色護牆板,儘管大火沒能把它燒盡,但是救火時噴灑的水,以及為了滅火在屋頂鑿開的大洞仍然造成極大損害,只剩下一張哀傷、汙穢的臉孔和有著大窟窿的腦袋,以及破碎窗戶所形成的死氣沉沉的眼睛。寄宿的野花被踐踏,修剪整齊的草坪變成泥濘一片,停在車道上那輛豐田Camry通體覆蓋著煤渣。」
~《起火點(Point of Origin)》,頁304
 
「死亡絕不是抽象的,我清楚看見所有程序、聲響和氣味,在那個空間裡沒有溫柔的撫觸,有的只是等候解剖的屍體和有待釐清的犯罪事件。」
~《起火點(Point of Origin)》,頁34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gemonic 的頭像
hegemonic

跨越‧關鍵的痕跡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