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沒開書店,但讀《全日本最小書店URARA》時卻感覺特別熟悉-因為當菜市長的緣故,有故事的農產自然而然便連結到有故事的人們,加上愛吃,一起買菜久了,常常愈聊愈開!就像小間結合書與菜的創意經驗,願意支持友善團購的跟會逛二手書店的客人感覺也有87像,最核心的一群是已經鎖定目標、瞬間就能買好買滿的鐵咖,但更多的是稍微感興趣、一知半解想試試、看看有沒有超值好貨這樣的客人。他們也許會發問,但更多時候比較接近「先聽聽你的解釋」並觀察情況,才會決定下手。以URARA而言,應該就像書中還有闆娘親臨時感受到的,「沖繩」就是店主宇田美智子小姐打造出的氣場。我在小間感受到的則是「土地與人」,再加上一些很懂得照顧人的「姐姐」氣質(當然不是跳針跳針那種),從這次我收到的書米比較大箱,上面還有體貼的「當心腰」字眼,就這樣一路從深溝可愛地傳遞來了。

 

談創業理念和經營點滴的書籍俯拾皆是,但讓我覺得這本書特別好的一點,就是提到小規模經營的現實面。想進貨但愁資本不夠、叫好不叫座、業績連基本開銷都很難撐的困境,跟我們揪團但沒到門檻、想幫助盛產農友但力量卻很微薄、因天氣突變導致菜情不如預期等狀況也一樣,營利不容易,所以做下去的人被形容為「勇敢」,潮一點的說法叫「熱血」。週末恰好讀到顏擇雅的新書《最低的水果摘完之後》談熱血要素有三:比起賺錢更重價值、付諸行動,以及做自己。作者並強調在「做自己」背後實有深厚的自我準備,即應證了宇田小姐提到投入URARA前曾在淳久堂工作累積的經驗。不過我倒覺得「更重價值」這一項應稍作修正,就像闆娘說的,哪有人不想多賺一些-利潤提高,能做好的地方更多,能發揮的影響力更大,距離我們的目標更近-之所以「熱血」堅持,是透過日常裡的互動來確認我們走的這條價值倡議之路,能踏出規模經濟大道啊。自己創業特別能感受到的生活感,正因為你會在第一線直接面對形形色色的回應,然後去思索應對和下一步的調整又為何。走了一段之後再回頭看又別有一番滋味,因為剛開始的時候難免玻璃心,連別人不解的發問都容易看成是對自我的質疑;慢慢地,才有餘裕和自信(比較)大聲說,我的選擇,沒錯。

 

微型創業的利潤薄,所以投資在「自我準備」上的算盤要打得更精,而且深知一路相伴的客人也在成長,專業度非與時俱進不可。在資訊和科技發展極為快速的今天,我覺得這壓力不比業績小呢。特別是此刻臺灣景氣不佳、消費不興,很容易看到或不抱樂觀、或周轉不靈就改弦易轍的例子。熱血在寒流裡更顯孤單,更需要小間的人們與URARA的文字撫慰振奮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gemonic 的頭像
hegemonic

跨越‧關鍵的痕跡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