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輯背景設在德州,不過除了帶刺馬靴、牛仔裝扮和距離總是遙遠無盡的大西部風景等宛如教科書般的基本描繪之外,重點則擺在殺與不殺的抉擇。這個問題仔細探究起來其實很有趣呢。推理小說看到屍體幾乎是免不了的,但偵探不見得要殺人,而且大多數作者通常會安排讓主角儘管威猛卻總記得手下留命,回歸(政治正確的)法律制度的運作,也藉此避免較具爭議性的道德問題。李奇這次倒是面臨另一種狀況:長年遭受丈夫暴力的女性求助者主動找上門來請他當殺手,又該怎麼辦呢?

其實在前幾部裡,面對包括(前)女友裘蒂等但凡了解李奇的軍人經歷,都會問上一句,殺了人的感覺如何?一直以來,李奇的答案既直接也冷情,那些都是該死之人。以眼還眼是向來的原則。這個作奸犯科又殘暴的丈夫又如何?邪惡,絕對的。但接受委託殺人?李奇自己說,「沒那股火氣」,做不來。儘管如此,李奇還是跟著悲情女主角卡門進了這詭異的家,一步步踏入風暴。墨西哥裔的卡門因為校園戀情認識了丈夫史路普(作者很幽默地取名為Sloop,帆船?),想不到是惡夢的開始:來自德州的白人富少、一望無垠的超大農場加上未婚懷孕,卡門生理和心理上遭受的虐待和壓迫多年來始終求助無門。不料「空檔」出現,丈夫逃漏稅吃牢飯,家裡為營救亂了套……

這位傳聞中很可恨、剛出場就又領便當的史路普的入獄無意間還引發了另一風波,也就是翻攪出往昔的罪孽,讓史路普的拜把們夜不能寐。原來,回聲鎮地廣人稀,一群輕狂少年們的娛樂竟從開車打獵演化為在邊境深夜的獵人,視越境奔逃的移民為草芥。事隔多年,當時約定死守的秘密居然被史路普提出,作為交換提前出關,於是,想把史路普滅口的嫌犯,又多了一個……最後,李奇終於釐清環節,發現原來是在當地聲勢蒸蒸日上(好巧不巧就在法界服務)的麻吉先下手為強幹掉了另兩個桃園三結義的兄弟,又綁架了六歲半的女兒來威脅母親卡門告白作假,他用公權力包裝的惡勢力還擴及到麻吉家裡也不甚善良的媽媽和弟弟,直到麻吉媽媽了解真相後為子復仇。

李奇這次沒談感情,倒是結識了一位很有意思的女同志律師愛麗絲,來自紐約、家境優渥,發下改善司法環境的大願來到對她而言宛若異世界的德州。雖然她協助的環節因卡門拒絕律師的關係實在不多(大多是……開車和借打電話?),但因在李查德筆下的女主角本來份量就不重,所以對看到作者比較細心地從李奇眼中觀察到的物質條件側寫愛麗絲性格和背景(他看她的姿態優雅彷彿舞者,果然,她過去曾是脫衣舞孃)的手法感覺興味。總之,只是讀者私心希望這個和龐德女郎不同的人物可以在不遠的將來再次相見,並有更多發展啦。

 

我喜歡的段落:

l   (p.102)…道路在高低起伏的地形上蜿蜒穿越,道路兩旁是紅石大峽谷,東邊高聳優雅、西邊破裂穿鑿,古老的河川從這裡匯入格蘭德河。乾燥的高山直衝入雲,無垠的天空有著鮮明色彩,就算是在高速前進的車裡,他還是能感受到幾千平方英里的絕對空曠,以及所造成的驚人寂靜。

l   (p.70創意罵人法)「這個嘛!我比你聰明。」李奇說。「這不用懷疑,可是還不足以顯示差距。這捲紙巾也比你聰明,聰明太多了,每一張拆開來看都能算是天才。跟你比起來,他們每一個都可以上哈佛、讀大學,每一個都可以拿全額獎學金,你卻還在為國民教育痛苦掙扎。」

l   (p.155本輯最大特點:熱)…房裡的空氣就像厚厚的熱湯壓著他身上那件薄薄的被單,他還可以聽到外面的蟲鳴聲,大聲地嘎嘎作響。大概有十億隻蟲,如果他專心聽的話,還可以分辨出不同的蟲叫,不過要是不注意,聽起來就像全部的蟲一起發出尖叫。夜晚的聲音,遠離塵囂,遠方傳來美洲獅跟土狼孤單的低吼聲,馬匹也聽到了,感覺得出馬廄那邊傳來不安的騷動。過了一會兒,馬匹安靜下來,不過一旦又傳來那鬼魅四的哀號,馬匹就會再度惶惶不安。他聽到空氣擾動的聲音,外面大群蝙蝠起飛,他想像自己能感覺到氣壓的變化,想像自己可以聽到牠們皮膜翅膀的拍動節奏。他躺在床上,從上方一個小窗戶看著外面的星星直到睡著。

l   (p.194大家總說暴風雨要來了)…成群飛蛾到處亂竄,這些碩大單薄的昆蟲群聚在門廊上的燈泡旁,每個都好像獨立的暴風雪,形成再形成,在這許多燈泡間飛來飛去。在飛蛾的背景裡,夜間昆蟲的哭喊已滔滔不絕,排山倒海而來。

l   (最後的槍戰和閃電暴雨交織的場景真是刺激精彩)

²  (p.405)李奇滿身大汗,身邊的空氣變得更加炙熱,他可以感覺到上面的天空中充滿壓力與電力。雨滴加大,速度也提高了,就像引線在燃燒,準備引爆一場大風雨。

²  (p.405)灰塵中有雨滴的氣味。

²  (p.408)…手槍停了,又在裝填子彈。突然間四周變得十分安靜,伸手不見五指,但一秒鐘後,蟲鳴充斥四周,聽起來比剛才小聲,比較沒那麼狂熱。原來是雨勢有了變化,大顆雨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持續的毛毛雨。他把掌心向上,感覺雨在變大。幾秒鐘內,雨勢明顯愈來愈大,好像站在淋浴間裡,有隻不知名的手把水龍頭愈開愈大。

²  (p.410)…高濃度的白光,形狀像棵光禿的樹,被龍捲風捲起然後栽倒。風雨在移動,第二道閃電三分鐘後出現這次是鋸齒狀的散射,瘋狂閃爍搖曳長達八到十秒鐘,然後才消失在黑暗中。

²  (p.411)…其實濕透早已無法形容,他的襯衫下面,雨水不是慢慢滴落,而是如洪流般滔滔不絕往外傾瀉,從鈕扣孔奔流而出,就像噴射水流一樣。由於四周噴濺起來的水跟往下沖的一樣多,因此噪音大令人難以忍受。樹葉與樹枝剝落,四處漂流旋轉,在地下靠著石頭建起小型海狸水壩。

²  (p.412)…那時候要把新屋頂放在車庫上,那是很大塊的錫片,搬的時候有種扭曲的轟隆聲,用釘子釘的時候更有種可怕的噪音。打雷就好像無數億張屋頂錫片一起在天空中扭曲轟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gemonic 的頭像
hegemonic

跨越‧關鍵的痕跡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