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fesh Shechter(侯非胥˙謝克特):無盡的終章 Grand Finale

2018.9.22 Sat 國家戲劇院

 

上半場甫結束,我就忍不住傳訊給同樣練舞的朋友:「棒死了我整場瞪著看捨不得眨眼哪!」連中場都埋了梗(先有一位舞者如破布娃娃般掛在椅子上,後又有另一位舞者匍匐倒地,瓦楞紙板上大大寫著「報應」,映照著旁邊開心鼓動著觀眾氣氛的室內樂團),讓情緒能持續鋪陳不中離,不禁讓我讚嘆,一部現代舞作品能讓人有這樣完整的劇場體驗,真的hen會!

文章標籤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補登2013年就寫好的劇透,以下有雷請注意。

文章標籤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農曆六月廿四,比較多人知道的大概是熱熱鬧鬧的關聖帝君聖誕。在臺北行天宮的儀式恢弘莊嚴,眾多信徒虔誠祝禱;蒙福的遵循傳統發送結緣品回饋社會,廟方又結合近年熱門的「雞湯」路線,或利用各種媒體散播勸善語錄,或鼓勵個人把心之所繫寄於枝上,更是相當成功地拓廣了前來參拜的年齡層。

 

在加蚋仔,也有一場儀式進行著。嗩吶梆鼓響板鑼鈸的明亮音響,對映週日向晚老社區午後流淌的寂靜,溶為一圈神聖但不過分拘謹、激昂中少了喧囂、堅定卻也需勉力支持的-西秦王爺聖誕祝壽。

文章標籤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四月份,我隔了將近二十個年頭重上現代舞課,很幸運地遇到一位真正會教,要求起來堅定到很酷,但聲音和態度又非常柔和溫暖的老師──蕭紫菡。和小時候積極追求優雅耽美、超越自我的心境很不同,純粹只是瑜珈上了兩年覺得強度不足,想加強活動身體,也認清我絕不是跳舞的料,而現在的肥胖更是難堪但阿紫老師用對文字和身體的敏銳和細緻引我領悟新的風景,而且兩個小時除了動作和身體,工作和生活裡的各種思考和煩惱幾乎都拋開了。雖然直到目前為止每堂課仍然挑戰得很辛苦,上課前的整天一會兒覺得餓一會兒又擔心吃太多胃裡沉,心理準備還覺得需要深吸一口氣才敢走進去,儘管說好不跟其他同學比但嚴重落後仍會感到沮喪等等,下課後雖不到開心滿懷的程度,卻是清爽的痠痛。

 

也就是因為老師的關係,才第一次知道離家其實不遠、公車加步行還算方便的永和竟然有舞蹈小劇場「三十沙龍」,多年來以提供新創舞者發表空間為宗旨。小品既充滿實驗精神,我更驚喜地發現跟阿紫老師一起的另外三部作品完成度也超乎預期,因此特別記錄一下。

文章標籤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獨居這件事,對他這個世代的人來說,是不是別有意義?他認識的或共事的大部份人都是有伴侶的,迄至今時今日這都還是生活的常態。至於其餘沒有伴侶的,也都還在找對象或想辦法和某個對象安定下來。安定下來,這似乎是最困難的一件事吧?事情總會自己釐清的。通常是吧,他想,世事如此。

 

《寂寞芳心(Lonely Hearts)》頁205

 

這個字,擺著只是狀態,但連成孤單單身」,被形容者立馬就有個「被拋下的」形象出來了,可憐兮兮的。一位獨居了很久的警探(儘管有四隻貓相陪,卻總是找不出一件乾淨的上衣),調查一件被害者都是單身女性的謀殺案,支線穿插著的是警探出庭作證女孩遭父親性侵害的內心波動。寂寞是個填不滿的洞,而報紙上的小框框宛若扇窗,幽微的文字透了出去,原來是曲折而又急迫的吶喊,卻也成為兇手戲弄征服的脆弱目標。

文章標籤

hegemo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